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回复: 0

纪念雪雪_纪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4 17: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28日上午十点,雪雪走了。

  在这个三月,茜茜和雪雪相继离去,我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必然,这之间是否有什么神秘莫测的关联。如果雪雪没有贪嘴吃下几小块洋葱煸的兔肉,现在还活生生地继续着他散漫懵懂心宽体胖的生命。

  如果我知道猫吃了洋葱会中毒,或者在他呕吐当天就引起重视,带他去看医生,而不是拖了两天过后,见他已经身体发凉浑身发软忍不住发出呻吟的时候,再急忙带他去看病,那他一定不会就这样匆忙离去。自我反省,对猫的生命还是不够重视不够伤心,潜意识里指望他自我调节抵抗,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去花那份冤枉钱。结果钱花了五百多,雪雪的命却没救回来。

  进了宠物门市就是查血输液,血红蛋白只有三点几,医生说可能还有救。输了两天液过后的第三天上午,雪雪还是没能挺过来,在宠物医治门市里,断了气”凤姐儿笑道:“姨妈仔细忘了,如今先称五十两银子来, 交给我收着,一下雪,我就预备下酒,姨妈也不用操心,也不得忘了。我们都不在他身边,他孤独无望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去到我们所不知道的另一个地方。

  他输液的那两天,我们去看过他。他无力地趴在笼子里,第二天比第一天更加瘫软,眼睛半眯着,连抬眼看一看我们的力气也没有,好像已经进入了弥留状态。我“雪雪,雪雪”地喊他,他伸在前面的右爪子动了动,表示回应。我轻轻握住他的手,凉丝丝的,没有一点活力。我摸摸他的脊背,他没有任何反应。

  我感觉他活过来的希望很渺茫,我叹着气,心里很是懊恼。以前茜茜也是因为贪吃饭桌上的东西得过肾衰竭,当时只以为可能是盐分太重引起的,却忘了葱姜蒜也是威胁猫狗生命的东西。这是我麻痹大意造成的后果,由着他们贪吃的天性,间接地成了毒害他们的人。

  我把雪雪接回来的时候,他浑身黏着尿,那是他死前已经无力翻身的结果。我给他洗澡,忍不住痛哭,奔涌的泪水和内心的不舍,是雪雪在这世间最后的慰藉。他在我们家里生活了六年,如今他要永远的离开,我的哭声和眼泪是与他和我们共同生活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最后的诀别。

  六年前的一天,雪雪来我们家门口叫唤,他被楼层里的其他住户驱赶,我喂他猫粮和水,他想进屋,我拒绝了他,让他在我们门口的铁门内待了一晚。那是果然是银行概念的龙头,它又涨停了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外,比其它的季节更加艰难。第二天一早他跑出了铁门,傍晚的时候又来了,绕着我的脚求告,头和身子依恋地摩擦我的小腿,仰脸望着我,鼓着淡黄绿色的圆眼,纯净魅惑的眼色里满是恳切。我心软了,决定收留他。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印象里似乎在小区的院子里见过他,因为他脖子上戴着一条粉色的项圈。我给他洗澡的时候,把那个塑料项圈剪断,同时剪断了他与过去生活的联系,也许他是从哪家屋里偷跑出来过中国证券网:香雪制药房子用品供应海外市场,股价只有9元了一段时间的流浪生涯,也许是别人遗弃的,这些我都无从知晓,我更加疑惑的是,他怎么从底楼一层层地来到了三十三楼,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召唤着他,让他经历一些挫折和危险,寻找到我这里,成为了我家的一员,从此和家里的另外几只猫相依相伴,还生下了一窝猫仔,成为了存活下来的一儿一女的父亲。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责任,他一直以来都是大大咧咧不急不躁不慌不忙地过着他的日子,一副凡事不关痒痛、心满意足的样子,除了偶尔撒娇粘人贪吃,和另一只公猫假意打斗取乐消磨时光,他没有更特别的地方。他的身子逐渐肥胖,态度更加懒散,走路的时候踱着方步,摇摇摆摆的很有派头。

  想想雪雪短暂的七岁(也许还没满七岁),他在我们家还算比较幸福,除了每天要经受几次被小主人肆意揉搓摆弄,他应该没有别的烦恼。作为家里的宠物,他没有反抗的力量和想法。也许就是因为他脾气太好了,才滋长了小主人的放肆。他也许明白,这是小主人表达友好亲密的极端方式,这在他们之间似乎成了一种默契,一个发泄,一个承受。他有时候也主动跑到小主人面前去撒赖,肥胖的圆身子咚地躺倒在小主人的脚边,像一摊肉泥推也推不开,站也站不起,似乎在提醒小主人,你今天还没有揉搓我呢?有时候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就无声地过来,静静地长久趴在我腿上,眯着眼假寐,沉重的身子压得我腿麻。他雪白的身子摸上去软绵绵肉墩墩的。有时我使劲抱住他,他会十分配合地一动不动,仿佛定住了一样。

  现在他已经没了气息,身子像一团柔软的面团,在水盆里沉浮。他已经很久没有洗澡了,因为给猫洗澡是一件十分费力又抓狂的事我问他妖怪的原因,他道是牛魔王的儿子,罗刹女养的,名字唤做红孩儿,号圣婴大王。他们总是不停挣扎,好像洗澡是要杀他一样。如今他乖乖地浸泡在水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情愿和反抗,我任意翻转他的身子,柔软密集的毛在清洗第二遍后,变得雪白服帖。

  我用了很长的时间给他吹干,在翻身吹另一面的时候,我心里有点胆怯。我不习惯在燥热的吹风机下毫不动弹挣扎的猫身,被死亡笼罩着的身子成了一具尸体,内部的血流已经停顿,骨肉在我的手里渐渐变得僵硬。我不知道此刻他的灵魂是否已经飞离,或者他还要在家里待上一些时候才愿意离开。我希望他的灵魂还在,还能感受到我对他的愧疚和不舍,爱和心痛。

  皮毛干爽的雪雪侧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平时经常坐着的地方,好像安然睡去的样子。他生前总喜欢来霸占这块我习惯坐的领地。几天前他还在我卧室的躺椅上,舒适惬意地躺着睡觉,不时调整一个让自己更加舒服的姿势,或者横躺在我看书写字画画的圆茶几上,四肢放松地侧卧,鼓凸着又大又圆的肚子。暖洋洋的太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他浑身沐浴在阳光里,毫无顾虑地沉睡着,好像日子永远风平浪静。

  雪雪的生命就这样嘎然而止了。我们好像都没有失去茜茜时的那样伤心难过。好像是第二次的失去更能接受一些。或许是茜茜和我们的感情更深,她病得更严重,死得更可怜。活着时的雪雪,大部分时间都在酣睡,醒着的时候也常常是悄无声息安静恬淡地独自待着,与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他也曾经想要撒娇卖萌,和我们更加亲近一些,比如夜里试图跑进卧室,钻进被窝,但每次都被我们坚决地制止拒绝。加上家里的猫太多了,我也无暇给他更多的关爱和特殊的照顾。

  我把雪雪埋在了小区外面的一个土坡上。那里有一小片树林,树下的草地上开着许多紫色和黄色的野花,是个离我们又近环境又好的地方。

  我用一把菜刀使劲在坚硬的泥土上砍了一个不是很深的坑,刚好能够放下用我的旧围裙包裹着的雪雪。我掩埋了他。从此至纯科技——协鑫集成再生晶圆唯一对标他便待在黑暗的泥土里,慢慢化为乌有。

  我们从此便失去了他。





  2021年3月31日

  4月4日修改



      市场出现三个重要特征。最强风口----跨年超级题材(碳排放)。一个诡异事件。信心匮乏的走势之后。(华源控股)创业板放量震荡下杀后释放了什么信号!!!。天天巨单封一字你能怎么办?。顺周期的逻辑有问题。你也不须远行,莫要化费了银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