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9|回复: 0

电视连续剧《水浒新传》第四集_电视连续剧水浒第四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 13: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集 豹子头泄恨山神庙 青面兽除恶天汉桥

  【镜头】闪现上集最后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鲁智深在野猪林救了林冲后,一直护送到了沧州地界,才分别而去。林冲与董超、薜霸三人来到离沧州不远的柴皇庄,与‘小旋风’柴进相见。林冲凭精湛武艺打败并羞走了洪教师,柴进大喜。第二天,柴进为林冲送行时,又交给林冲两封分别写给沧洲洲尹和牢城管营的书信。林冲三人便向沧洲而去。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豹子头泄恨山神庙 青面兽除恶天汉桥
  第1场
  【镜头】林冲与董超、薜霸二人进了沧洲城门。
  第2场
  【镜头】沧洲府衙,董超向府尹递交公文,府尹看毕押了回文,交给董超。董超、薜霸向林冲点头示意,便出了府衙;
  【镜头】林冲上前将柴进书信递给府尹,府尹看毕,就叫过两个衙役,说了几句话,衙役应诺着,便押着林冲出了府衙;
  第3场
  【镜头】林冲被押进牢城,关进了单身牢房。其它牢房的犯人都在探头观望。
  第4场
  【镜头】差拔绷着脸,步着方步进了牢房,左右张望了一眼叫道:“那个是新到的配军?”
  林冲:“小人便是!”说着已将柴进书函和五两银子从里边递出,差拔见了,立即和颜悦色地问:“这是让我送管营的,还是……”
  林冲:“是送与你差拔大哥的!”又取出一封书信和十两银子递上说:“这封书信是柴大官人给管营大人的。还有这银子也一并烦交管营大人。”
  “好说!好说!有财礼就好!还有柴大官人的书信,这可比得上一锭金子!”说着回头看看其它牢房,又小声对林冲说:“一会点视你时,你就说是一路染病未痊愈,这样可免一百杀威棒。”
  林冲:“多谢指教!”
  “我这就去见管营。“差拔说罢转身出去了;

  第5场
  【镜头】差拔出门后,看看手中的银子,掂量一下,却将十两银子揣进怀里,手里只拿五两银子和书函出前去了。
  第6场
  【镜头】差拔将五两银子和书函递给管营。管营将银子先收起,看了书信后说:“既有柴大官人的书简相托,我们可要好生照顾他。就给他安排个轻松的地方。你先唤来点视!”
  第7场
  【镜头】林冲从牢房中被带了出来;
  第8场
  【镜头】林冲到了厅前见管营。管营:“按太祖武德皇帝旧制,新来犯人要打一百杀威捧,左右……”
  林冲忙说:“小人一路染病,尚未痊愈,请大人寄打。”
  管营看看林冲,回首对差拔说:“此人看去面黄肌瘦,像是有病在身。”差拔忙应承:“确象有病,可寄打。”
  管营:“既然有病,权且寄下,等病愈后再打。去了枷锁,前几日报说看守天王堂的犯人就要期满释放了,就教这林冲去替换看守天王堂罢!”
  差拔便上前领着林冲出去。
  第9场
  【镜头】差拔路上对林冲讨好说:“林教头,这是我与管营周全你,既免你一顿打,又去了枷,还安排你到天王堂这个牢里最轻松的地方,每日只是烧香扫地,再无别事。要象别的囚徒,那个不从早干到晚。”
  林冲:“深谢照顾!”说完又给差拔手里塞了二两银子。差拔惬意地收了。
  第10场
  【镜头】差拔领着林冲进了天王堂。
  切换镜头:
  1.秋天的天王堂,落叶满地,林冲在扫除;
  2.冬天的天王堂,枯树在寒风呼啸摇曳,林冲正在大堂上香;
  第11场
  【镜头】陆谦和富安两人进了牢城营边的一家酒店。小二接进了雅阁坐下,富安拿出二两银子对小二说:“有好酒菜尽管上!”
  【镜头】店主人过来问道:“两位像是东京人吧?”
  陆谦有些警觉地说:“是的,你如何……”
  “哦,我也是东京人,来此多年了!”店主谦恭地忙回说。
  陆谦:“噢,那你和这里牢城营的人一定很熟了吧?!可否帮我们去请两位人来?”
  “那牢城营的人,上到管营,下至狱卒,都隔三差五地会来我这里饮酒吃饭,所以都认识。甚至一些犯人也有认识的。今年就来了一个也是东京的犯人,我们在东京就曾相识。是禁军教头,因他看管天王堂,比较自由,所以也时常来我这里,”
  富安听了一惊:“禁军教头?莫不……”
  陆谦连忙抢话:“一个犯人也还能如此自由?”
  “你们不知,他和柴皇庄的柴大官人是朋友,管营和差拔都常得柴大官人的好处。所以就照顾他。”
  陆谦、富安一听,都不由一楞,相互看了一眼,随即又平静下来。陆谦说:“那你就帮我们去把管营和差拔两人请来,就说有个官人要和他们说话。”
  “好的!这要商道论股之节假因素影响我亲自去才行!两位稍等。”说着就出去了。
  【镜头】小二过来给二人沏茶后退出。富安低声说道:“没想到这林冲竟还过得很自在!”
  陆谦:“这次一定要结果了他!不然他出来后,我可没了宁日。”
  “只要给这管营和差拔足够的银两,他们帮忙就很好办了!”富安有些得意地说。
  【镜头】店主和管营、差拔三人掀帘走了进来,陆、富起身迎接,共同入坐。小二正将桌上齐了酒菜。
  陆谦对店主说:“我们有话要说,你关照外人莫来打扰!有事我会叫你们的!”
  店主点头便和小二退下。
  第12场
  【镜头】林冲在天王堂内的空地上练拳.
  第13场
  【镜头】陆谦,富安、管营、差拔从酒店里出来,相互致意后,管营、差拔进了牢城,陆谦,富安朝另一方去了。
  第14场
  【镜头】林冲从天王堂出来,径直来到了这家酒店;
  【镜头】店主人一见林冲进来,欣喜地迎上来说“林教头来了,快请坐!小二,酒肉上来!”
  林冲在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店主坐在对面小声说:“方才来了两个东京人,请了牢城管营和差拔在这里吃酒。我无意间听见他们说了句:……要结果了他。我总觉的怕与教头有些干系。”
  林冲一惊:“是两个什么模样的人?”
  店主:“五短身材,白净面皮,约有三十出头,另一个紫酱色面……”
  林冲在桌子很砸了一拳:“正是陆谦这个小人!竟还要来这里害我,该死!我去寻他!”林冲满脸忿忿,起身就出了酒店。
  第15场
  【镜头】林冲在街头各处几个客栈门前四处找寻的镜头;
  第16场
  【镜头】差拔来天王堂寻林冲,却不见人,返到门口时,林冲正好回来。
  差拔:“林教头,我正来寻你不见!管营刚才吩咐让我带你去个新地方!”
  林冲审视着差拔问:“去什么地方?”
  差拔心虚不敢直面林冲,看着别处说:“是草料场。那可是个有点油水的地方,轻松不说,每月还能得些常例钱。这也是我和管营好心安排的!”
  林冲淡漠地笑笑:“现在就去吗?”
  “就去,就去!这里另有人会来看管。”
  【镜头】林冲进去取了包裹,提了一条花枪,怀中插了一把尖刀。就出来跟差拔出了天王堂。
  第17场
  【镜头】乌云密布,朔风骤起,纷纷扬扬地下起大雪来。林冲、差拔二人顶风冒雪地在路上行走。
  第18场
  【镜头】草料场,一周黄土墙,里面有七八间草屋,四下里全是马草堆。两扇大门掩着,林冲二人推开大门进去。
  【镜头】差拔和林冲推开门进了一草屋,屋内一个老军在烤火。差拔对他说:“这是管营新差来接替你的林冲,要你回去看管天王堂。你俩换换。你可交割了随我回去。”
  老军拿起一把钥匙说道:“好,好!随我来!”
  第19场
  【镜头】三人出了屋,在草料场四处转看了一圈后回到屋里。
  第20场
  【镜头】老军拿起行李出门要走时,指着壁上挂的葫芦说:“你若要买酒吃时,出了料场向东三里就有市井。”林冲点点头。差拔和老军去了。
  【镜头】林冲添了些柴火,坐下来烤火取暖。抬头环顾小屋,破破烂烂,四处透风,猛风吹得屋脊都有些晃动。
  林冲看见壁上挂的酒葫芦,起来拿花枪挑了。
  第20场
  【镜头】直出了料场大门,踏雪向远处走去;
  第21场
  【镜头】林冲经过路边的一座古庙,仰头看有‘山神庙’字样,驻足片刻又继续前。
  第22场
  【镜头】风雪迷离中,远处有一簇人家,最梢头篱笆墙旁边有间挑出个草帘的屋子,林冲进了屋子。
  第23场
  【镜头】屋里主人一见林冲挑的葫芦,就说:“这是草料场老军大哥的酒葫芦,如何在你这里?”
  林冲:“我是新来接替老军的,要买些酒肉。”
  主人很热情地邀林冲坐下说:“天气寒冷,在这先暖暖身子。我去给你打酒。”回身就在柜台上给葫芦里装满了酒,并切了一盘牛肉。
  林冲付了银子,带上酒肉。
  第24场
  【镜头】出了屋,就向来路返回,此时天色已晚。
  第25场
  【镜头】林冲回到草料场,进那屋看,小屋后墙已塌陷了,屋顶张开老大的洞。林冲苦笑着摇摇头,用雪将炉火熄灭,将床上被褥卷起,出了大门欲锁门时,略一思忖,又返身进来将门从里边闩好,然后飞身跃出墙外,向前直去。
  第26场
  【镜头】天已漆黑一团,雪下得愈猛,林冲进了那坐山神庙。
  【镜头】一尊山神象坐在庙中,两边有判官、小鬼。林冲将枪倚了,被褥铺开在那供桌上,回身将门用块石头抵住。就用被围裹住下半身坐在供桌上,端着酒葫芦就着牛肉慢慢吃喝。
  【镜头】突然,听见从外传来阵阵劈劈叭叭的爆响,庙门缝有火光透来。林冲急上前张望,那火起处正是草料场,大惊,踢开门口石块正欲出去,却听见有人说话声,他用身子顶住门,伏在门缝细听看。
  第27场
  【镜头】陆谦、富安和差拔三个人走了过来,在门前推推门,没开,便站在庙檐下说话。
  第28场
  【镜头】林冲只听差拔道:“我是翻墙进去,见那草屋已无灯火,想必林冲已睡死了,便四处点了火,做的好吧?”
  陆谦说“多亏管营、差拔两位用心帮忙,回去后定向太尉表功,保二位做大官。”
  只听富安说:“看林冲那小子还能往那里跑!”
  “是啊,这下好了!我也不用再担惊受怕了!”陆谦庆幸道。停下又说:“火势已发大了,你明天过来拾上林冲的几块骨头,我们带回去交差!”
  差拔:“放心,一定办好!”
  【镜头】里面的林冲听了,怒火中烧,大喝一声:“狗男女,如此歹毒,拿命来!”拉开门,挺枪而出。
  第29场
  【镜头】差拔还没及喊叫就被一枪搠倒,陆谦早已惊得魂飞魄散,动弹不了。富安却向外跑了几步,被林冲赶上后心一枪搠倒,立时毙命。林冲回身用枪逼住陆谦胸口,陆谦直喊“饶命!”
  林冲:“奸贼!我与你朋友相交,真心待你,你竟如此陷害于我,你这个小人!”
  “是太尉差遣,不敢不来!大哥饶命啊……”
  林冲:“我饶你命,情理难容!”手起一枪穿腔而过,陆谦扑地倒下。林冲从怀里抽出尖刀,将陆谦头割下,又对准心口一刀下去,掏出心肝。
  【镜头】那差拔竟然挣扎起来了,想要逃命,林冲上去一刀就削了首,又去将富安的头也割了。
  第30场
  【镜头】林冲提头进庙里放在供桌上。
  【镜头】林冲出来,望着草料场的冲天大火,仰天长啸一声,转身向远方行去。
  第31场
  【镜头】一片疏林里,有几间草屋,透出些微灯光。林冲推开屋门进去;

  第32场
  【镜头】屋内一圈人围着地炉喝酒,中间一位长者,周围几个年轻小伙,都看着进来的林冲;
  林冲:“我是夜行赶路的人,打自从玩了可转债,整个人精神多了。扰诸位,借问此处离柴皇庄有多远?”
  一个小伙说:“就在前边不远,俺们就是庄上的庄客。”
  林冲大喜道:“谢谢,那我这就去!”说罢就要离去。那老者说:“此时庄门未开,你老爷若还惹起那妖魔啊,我百十个和尚只彀他斋一饱,一则堕落我众生轮回,二则灭抹了这禅林古迹,三则如来会上,全没半点儿光辉你去了也进不去的。来,先喝碗酒暖一暖。就在此略睡睡,天明了我带你去!”
  【镜头】林冲:“那就多有打扰了!”接过酒吃了一碗,便找个角落倒头睡了。
  那老者说:“看来累得够呛!,来,咱们喝”
  第33场
  【镜头】天亮以后,林冲和老者进了柴皇庄。
  第34场
  【镜头】 柴进从前厅出来迎着林冲进屋坐定。柴进问:“林武师,如何一大早就来了?”
  林冲:“我又被奸贼陷害,做出事了!”
  柴进惊愕:“究竟何事?是何人所害?”
  林冲:“高太尉又差人来到牢营,收买了管营和差拔,设计火烧了我看管的草料场,想将我烧死。幸得天佑,被我杀了三个恶贼。走头无路,特来投奔。”
  柴进忿然道:“堂堂朝庭太尉,却如此仗势欺人,唉!天幸你未遭毒手,又得除了贼人,出了恶气!我这里管府也等闲不敢来骚扰,武师就放心住在这里吧。”
  柴进对外面的庄客说:“快去准备酒食,另外再取些衣服过来。”庄客忙去办了。
  第35场
  【镜头】沧洲府衙,府尹发令:“立即散发张贴海捕文书,四处捉拿罪犯林冲!”
  捕快、衙役们应声分头而去。
  第36场
  【镜头】柴皇庄外有人张贴缉捕文告,众人观看。
  第37场
  【镜头】林冲、柴进正在叙话,一庄客来向柴进报说:“沧洲府缉拿林教头的告示贴到咱庄外了!”
  林冲一听即对柴进道:“看来我不能在此久住,否则定会连累大官人的,还是到别处躲避为好!”
  柴进笑笑说:“别说小小沧洲府,就是东京开封府也不敢轻易到我这里来捉人!”
  林冲:“虽说如此,但万一走了风,给官府留下把柄不好!我还是走了罢!”
  柴进沉吟了半晌说:“既是武师执意要走,那小弟到是还有个去处,足可以安身。”
  林冲欣喜道:“能得大官人如此周全,小人感恩不尽!是何地方?”
  柴进:“就在济洲管下的一个水乡,唤做梁山泊,方圆五百里水荡,中有一座梁山。如今有一伙好汉在那里扎寨。为头的叫白衣秀士王伦,另有杜迁、宋万两个相助。这三人都与我交厚,也是走投无路中,得我资助才上了梁山。我修封书,你去那里入伙可好?”
  林冲:“我已是穷途末路,如此最好!”
  柴进说:“现在既然告示都贴到了这里,明着走怕有闪失。我们不如这样……”对林冲附耳说了几句。
  第38场
  【镜头】柴进带了弓枪,驾了鹰雕,牵着猎狗,后边跟着二三十骑出了庄院,林冲也装扮了夹行其中。
  第39场
  【镜头】大道口上,两个守候的军官看见柴进过来上前施礼:“柴大官人又去行猎啊!”
  柴进有意问:“你们如何守在这里?”
  一军官:“沧洲府尹行移文书,要捉拿要犯林冲,差我等在此查验过往行人。”
  “那我这些人也要查验了?”
  “那敢!大官人自慢走,小的让路!”
  柴进等便策马而去。
  第40场
  【镜头】到了另一路口,众人皆下马。柴进从一庄客手里接过一包裹递给林冲,林冲接过斜挂在肩,柴进又朝前方指了指,林冲拱手与柴进告别,转身寻路去了。柴进等上马返回。
  第40场
  【镜头】烟波浩渺的梁山水泊,天上又纷纷扬扬下起大雪,湖边一个小酒店,屋顶、屋前已积了厚厚一层雪,店旁有座水亭。;
  林冲来到酒店前,径直推门进去。
  【镜头】店内无一个客人,酒保见人来,过来招呼:“客官请坐!要多少酒,肉也都有!”
  林冲却先问:“此地离梁山还有多远?”
  酒保:“这里已是梁山泊了,要上山只有水路,要乘船渡才得上去!”
  “那可否与我觅只渡船?”
  “这大的雪,那来的船!”
  林冲不禁愁眉不展地嘀咕了一句:“这可怎生是好!”又对酒保说“先上两角酒,肉也一并上。”
  第41场
  【镜头】身材长大的朱贵从里屋出来,走到门前看雪,似并未在意林冲。林冲从背后看了他一眼,又转向端着酒肉过来的酒保看他将酒、肉摆到了桌子上,林冲:“你也来喝一碗!”
  酒保说:“客人您自饮!”说完退下,林冲独自吃喝起来。
  第42场
  【镜头】朱贵走出屋外,大雪仍然下着,湖面上迷茫一片,湖中远处的梁山隐约可见。
  第41场
  【镜头】屋内,林冲喊道:“酒保,取笔墨来!”
  【镜头】酒保拿来笔墨放在桌子上,林冲一手握笔,一手端墨,在墙上一阵疾书,写下一首诗来:
  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江湖驰誉望,京国显英雄。
  枉被奸邪害,徒悲道路穷。他年如得志,威震泰山东。
  【镜头】忽听身后朱贵大声说道:“好个大胆林冲!你在沧洲犯下大罪,竟还敢在此题诗泄忿。”
  林冲倏地回头,横下心问朱贵:“你欲如何?”
  朱贵笑道:“呵呵,林教头驰誉江湖,在下久仰!”说着向林冲施礼,林冲见无恶意,也回了礼,二人相对而坐。
  朱贵问:“方才听教头在打听梁山道路,莫非是要去落草?”
  林冲:“实不相瞒,在下已是走头无路了!是柴大官人引荐前来投奔入伙的。”
  那人惊讶道:“哦?有柴大官人的荐举,那必当重用!”看林冲满脸狐疑,忙说智慧农业的教科书式龙头战法:“在下就是梁山寨里的,江湖人称旱地忽律朱贵,负责这个酒店,专为探听过往客商消息的。”
  林冲欣喜地说:“这就好了,即可上山。”
  朱贵说:“现在天色已晚,我们明天一早即可上山。先请痛快吃酒!”二人举杯相碰。

  第42场
  【镜头】次日清晨,大雪已停,阳光洒来,十分耀眼。朱贵到水亭子上朝着对面芦苇从中射了一支响箭,林冲正欲询问,却见芦苇中有二人摇着一只小船过来,直到小亭下,朱贵引领着林冲上了船,直向泊子深处的梁山驶去。
  第43场
  【镜头】小船停靠在金沙滩,林、朱下船上行。只见四处皆是大树,半山上有一座断金亭,矗立在一块崖石上,三面临水;其后是一座大关,关口刀枪剑戟,壁垒森严,入了关,又经两座关,却见四面冈峦,将一块方圆三五百丈的镜面一般的平地团团围定,在东边座落着几间大屋。
  第44场
  【镜头】朱贵引领林冲上了山门,进了那几间屋,也就是聚义厅。厅正中交椅上坐着长脸、鼠目的王伦,两边是身材壮实的杜迁、宋万。
  朱贵对王伦说:“这位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因被太尉高俅陷害,发配沧洲,又杀了前来谋害的仇人后逃出,是柴大官人引荐前来聚义的。”
  王伦听了,一阵沉吟,然后说:“你虽是英雄落难,可来我这山野小寨实在委屈了。这样,我教安排酒宴,我们先饮酒再叙。”众人皆起身出了聚义厅。
  第45场
  【镜头】席宴上,众人轮番把子盏,一片狼藉。王伦此时向一个喽罗招手示意,那喽罗便端上来一盘五十两银子递到林冲面前。
  【镜头】林冲不解地望着王伦,王伦说:“小寨粮少房稀,恐难容教头这样的大英雄,这些薄礼相送,请教头另寻大寨安身,切勿见怪!”
  林冲急切道:“小人径投大寨入伙,岂为银钱而来!林冲不才,万望收录,自当一死向前,竭力相报!”
  王伦一脸漠然,摇摇头:“我这里实在是个小地方,怕误了阁下!”
  【镜头】朱贵:“哥哥勿怪小弟多言,这林教头是当世英雄,他来必能光辉山寨啊!”
  杜迁:“山寨再怎说也不就多他一个人!这样显得我们没义气,让江湖好汉笑话!”
  宋万:“要是日后柴大官人知道了,怕会见怪!”
  【镜头】王伦一看众人都有异议,迟疑了半晌说:“那就取了投名状来!限你三日,过期就不能怪我不留!”
  林冲:“投名状?”
  朱贵:“这是山寨的规矩,就是下山杀个人,将头献纳,这样才算真心入伙,便无疑心。”
  林冲寻思了一阵,无奈地答应了:“好吧!”
  第46场
  【镜头】一个小喽罗驾船把林冲送过泊子上岸,林冲提着扑刀在路口守候,忧虑地张望。

  第47场
  【镜头】日落时分,林冲空手随小喽罗乘船回山,与王伦在关口相遇,王伦说:“看来今天还是空手而归,就剩一日了!”
  林冲叹了口气,王伦转身自去。
  第48场
  【镜头】次日清晨,又随小喽罗上了船,林冲说:“我怎这样晦气!连着两日竟不见一个人影,这可如何是好!”
  小喽罗:“今天我们去东山路口守候吧!”
  小喽罗摇着船到了另一处上了岸,两人在林子里潜伏守候;
  第49场
  【镜头】镜头切换:左、右路口静悄悄没个人影,路上积雪连个脚印也没有;中午的阳光照在雪地上,异常剌眼。
  第50场
  【镜头】一个人挑着担子远远地走来;小喽罗兴奋地说:“好了!那不是来了啊!”林冲心急的早挺刀扑了上去,那人一见吓得丢下担子,扭头就跑得没了影。
  林冲:“好不易等来一个,却还让跑了!”
  小喽罗上前将担挑起说:“有这担财物也可抵挡。”
  林冲:“你先挑到船上去,我再等一等!”小喽罗挑了担去了;
  第51场
  【镜头】从那人跑去的方向转出一条面上有一大块青记的大汉来,持刀大叫如雷:“泼贼!敢来抢夺洒家的财物!”
  林冲二话不说,挺刀冲了上去。二人斗了起来。(一组武打镜头)
  【镜头】二人一时难分高下,忽然林冲的刀竟被那汉的刀削了一段刃,林冲不禁有些忌惮,这时听得山坡上有人说:“二位好汉不要斗了!”
  林冲先跳出圈子,那汉也就住手,抬头看时,原来是王伦和其它三个头领及小喽罗站在高处。
  【镜头】王伦等走下山坡,近前问道:“青面汉,好刀法!愿通姓名?”
  青面汉:“洒家五候杨令公之嫡孙杨志便是!”
  林冲忙问:“莫非是人称青面兽的殿师制使杨志?”
  杨志:“正是!你是……”
  林冲“在下林冲!”
  杨志:“啊呀!原来是林教头!早闻大名,竟然会是如此相见!”
  林冲:“我也是早知制使英名啊!”二人哈哈大笑,相互致礼。
  【镜头】王伦:“我们本是下山来迎林教头回去的,却看到二位的一场好斗!那就请制使也上山小坐如何?”
  杨志略一踌躇,点头应允,众人一起上山。
  王伦边走边说:“制使好武艺啊,竟让林教头也小心应付了!”
  杨志:“不是俺武艺好,是洒家这口祖传的宝刀得力!”说着将刀抽出让王伦观看,王伦不住叫好。
  【镜头】朱贵轻拉了林冲一下,二人错开一段后行,朱贵说:“这两天,在我们三个苦劝之下,王头领已答应留你了!”
  林冲:“那就谢谢兄弟们了!”
  第52场
  【镜头】聚义厅里,众人饮酒叙话。
  杨志问林冲:“不知教头却为何要来这里落草?”
  林冲:“唉!一言难尽,往事不愿再提!是被高俅陷害的走投无路!”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又问:“听说制使当年失陷了花石纲,现在意欲何往?”
  杨志也叹口气说:“在外避罪了多年,听说现朝庭已有赦免之喻,故而想回去东京枢密院托人打点,寻个出路。”
  【镜头】王伦说:“依我看来,制使此去也未必能有个好结果。虽有赦喻,可有高俅等权奸当道,象林教头都这样了,你带罪之身,恐难容你,更不用说官复原职了!还不如就在我这小寨大碗喝酒,大秤分金,不知意下如何?”
  杨志:“我是三代将门之后,落草为寇,岂不辱没祖先,杨志万万不敢走这条路!”
  看见王伦还意欲劝说,又口气坚决地说:“如果头领要强求,我宁可舍弃行李,也不会答应!”
  王伦只得改口说:“既是如此,我怎能强留!就请制使今晚歇了,明日一早,退还行李送行!”
  杨志大喜,与众举碗碰饮。
  第52场
  【镜头】红日初升,众头领为杨志送行的场景。
  第53场
  【镜头】杨志和挑夫进了东京城,在一家客栈入住;付了银子打发挑夫去了。
  【镜头】杨志在屋里打开行装,尽是些金银玉器等财礼;杨志逐一赏看,一脸期盼神情;
  第54场
  【镜头】依次切换杨志带着财礼到枢密院、太尉府等各处打点的进出镜头;最后从枢密院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书。
  第55场
  【镜头】太尉府,一府衙将杨志的文书送交高俅,高俅看了一眼就扔在一边,冷漠地看了一眼低头站在一边的杨志说:“你失陷了花石纲,潜逃多年,如今不算你旧账就已经是高抬你了,竟然还想图谋复职,痴心妄想!来人,将杨志驱逐出去!”说完就起身进了后厅。
  杨志听了,面如死灰,呆着木鸡,被人上前拉扯了出去。
  第56场
  【镜头】杨志失魂落魄地回到客栈,到身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客栈主人推门进来:“客官,你的房钱已欠了几天了,什么时……”
  杨志下意识地身上一摸,很不耐烦地说:“我在朋友那里还有寄存,待我取来明天给你!”客主看杨志神情不好,也就没再多说出去了!
  【镜头】杨志把行囊又翻个底朝天,空无一文,一屁股坐在床上,手却碰到了刀鞘上,拿起刀拔出来看了又看,自语:“也只有把你卖了应急了!杨志不肖,有辱祖先了!”说完,一声长叹!
  第57场
  【镜头】东京马行街口,各种卖军器、鞍马的店铺正在忙碌生意;杨志一声不吭,呆滞地抱着宝刀站在街口,过往行人看一眼便都离开了,无人理会;
  一个过往的人对杨志说:“你可去天汉桥,那里人多。”
  第58场
  【镜头】杨志来到人声鼎沸,很执闹的天汉桥;他走到桥中时,却听见有人喊道:“大虫牛二来了,快躲开啊!”只见人们都慌慌张张四处躲藏。
  【镜头】杨志看见一条黑壮汉子吃得醉醺醺的,一步两摇地已走上了桥头,便转身欲走,却听那牛二叫喊:“嗨!卖刀的站住,将刀来我看!”
  杨志回头不屑地瞅了牛二一眼,没理会,挪步便行。牛二抢上前来,不由分说,伸手就握住刀柄要抽刀,被杨志拦住说:“我这是宝刀,想买才给看!”
  “你要卖多少?”
  “三千贯,实心想要,最少二千五!”
  “什么鸟刀,卖这么贵?我三十文钱买一把照样切肉、切豆腐!”
  “我这是祖传宝刀,吹毛得过,杀人不沾血,砍铜剁铁不卷刃!”
  牛二咧嘴瞪眼一笑:“吹牛!我不信!你剁个铜钱我看看!”说着就自身上摸了一把,没有分文。
  第59场
  【镜头】牛二转身跑下桥头在一家铺子里要了几十文铜钱上来,一垛儿放在桥栏杆上:“你剁一个我看看,剁呀!”
  杨志抽刀在手,觑的准切,一刀下去,那垛铜钱分飞两边,众人一齐喝彩;
  【镜头】牛二脖颈一拧冲人群叫道:“喝什么鸟彩!”回头又问杨志:“还有什么来着?一齐使出来,我买你这刀!”
  杨志看牛二无赖,意欲不理,牛二却上前扯住杨志衣袖:“快说呀!”
  杨志只得回说:“吹毛得过!”
  牛二从自已头上拔了几根头发,递到杨志面前:“你吹吹!”
  杨志有些恼怒地看了牛二一眼,又欲离开,却又被牛二向前拦住,拿着头发在杨志眼前晃悠:“快吹呀!吹不过吧!”
  杨志无奈地接过头发,放在刀刃,用劲一吹,头发齐齐的断了。众人又是不由地一阵喝彩。
  【镜头】牛二向众人挥挥手说:“还要看杀人不见血呢!那时再喝彩!”
  牛二对杨志说:“杀了人竟能不沾血,没见过!一定要开开眼,你杀一个我看看!”
  杨志忿忿地说:“青天白日,怎能胡乱杀人!你如此胡搅蛮缠,洒家岂是你撩拨的!”
  “那就把你的刀拿来!我试试!”说着上前揪住杨志,便要夺刀,杨志大怒:“你这无赖泼皮!”用力一推就将牛二推倒。牛二一骨碌爬起,吼叫道:“那来的野魂丧魄,还敢来冲撞老爷!莫走,教你知道牛爷的历害!”挥拳就向杨志劈面打来,杨志闪过一边,对众人说:“众位评评理,有这等无理之徒吗?”众人却无一人敢吭声。牛二早又扑进杨志怀里,拳脚乱踢打,杨志怒火难抑,抽出刀来朝牛二颈项只一刀,便见鲜血四溅,牛二倒地气绝。杨志还愤恨不过,又在牛二身上搠了两刀。那刀上真是没有一星点的血迹。
  第60场
  【镜头】人群中响起一阵暴喝:“杀的好!”;还有人奔走相告:“牛二死了!牛二死了!”,人们都向桥头涌来。
  【镜头】杨志对众人今天又被锤了!说:“洒家杀了这个泼皮,我自承当!只求众人随我去官府出首,做个见证!”
  一个人应声道:“你为我们除了一大害,我们随你去!”当时就有一大群人跟着杨志向开封府走去。
  第61场
  【镜头】开封府衙,杨志和众人都跪在当厅。府尹宣判:“杨志卖刀,与死者牛二起了争执,一时殴打,误伤人命,念其能自来出首,按律判责二十脊杖,迭配北京大名府充军。”
  第62场
  【镜头】两个公人押着杨志出了开封府,街邻众人围了上来,一老者给杨志和两个公人一些银两,并对公人说:“这位好汉为我们街坊除了一害,大家凑些银两,乞望二位一路多多照顾!”
  公人:“我们也知他是好汉,决不会为难他!”
  杨志向老者和众人道谢后随着公人走了;
  第63场
  【镜头】杨志和公人先回到客栈收拾了行李,并向主人缴房费,店主人推辞道:“客官为民除害,房钱我是决不能收的!”
  杨志还是要给,店主执意执意不收,杨志只好道谢而去。
  第64场
  【镜头】杨志和公人从一座大庄院前的打麦场旁经过,只见麦场中围了一圈人在看几人演示武艺,就上前观看;
  第65场
  【镜头】眉清目秀,身材健壮的燕青和身边五六个手持兵刃的壮汉正进行一场空手夺白刃的演示。
  (一组格斗镜头,最后几个都要被燕青夺了兵刃,放倒在地。)
  第66场
  【镜头】长身玉面,凤眼蚤眉,胸飘三绺长须的卢俊义从人丛中走出,对燕青说:“燕贤弟的好手段,真让我开了眼界!”
  燕青笑笑说:“雕虫小技,让哥哥见笑了!”
  【镜头】卢俊义又欲说话,却扭头看见了杨志,不由叫起来:“这不是杨制使吗?如何会在这里?”
  杨志施礼:“洒家也正思忖象是卢员外。一别多年,幸得相逢!”又回头对两公人说:“这是北京大名府有名的玉麒麟卢俊义,卢员外,我想去和他说几句话。”
  【镜头】两公人忙点头应允。杨志便直向卢俊义走过去。
  卢俊义也迎前几步:“制使如何成了这般模样,犯何官事?”
  杨志:“唉!只因缺了盘缠,在街上货卖祖传宝刀,遇上一个泼皮无赖,一时忿气,被洒家杀了!就被发配来大名府。”
  【镜头】卢俊义:“原来如此!”又对燕青介绍:“此位原是东京殿帅府制使,人称青面兽杨志”。与愚兄是旧识。”再对杨志说:“这是我新近结识的兄弟‘浪子’燕青。”
  杨志、燕青相互致意。杨志赞叹:“燕青兄弟好俊的一手空手夺刃功夫,佩服!不知师从何人?”
  燕青:“小弟从小父母双亡,得一近邻“神扑手”任无奎收养我为义子,传授了我一身功夫。我随他浪游南北,学得各路乡谈,诸行百艺,几近娴熟,因性情风流博浪,故此江湖人称我“浪子”。”
  杨志:“哦,浪子燕青的名字,我曾听一个“操刀鬼”曹正的朋友说起过。竟有缘在此相会!刚才听卢员外说你们也是相交不久。”
  燕青:“是的,就在前两天。我前往北地途中,遇到一伙强人强抢民女,被我救了。又一路护送她和家人到了这里,这女子却是卢员外的堂妹,故此就结识了员外哥哥!”
  卢俊义:“燕青兄弟救了堂妹,家婶感激,定要将堂妹许配与他,我也极力赞同。只因堂妹父丧在身,约定三年后再来完娶。噢,咱们还是快进庄慢慢叙话!”众人随卢俊义一齐入了庄院,只见庄院门上有一块匾,上书“麒麟庄”三字。

  第67场
  【镜头】麒麟庄门外,卢俊义、燕青送杨志起行。
  卢俊义对杨志说:“我前日已教老管家去大名府各处打点过了,你此去必不会吃苦。我们后会有期!”
  杨志感激万分:“卢员外盛情厚意容杨志日后再报!后会有期!”杨志向卢、燕作别,随两公人前往大名府。
  第68场
  【镜头】大名府留守司衙;杨志立在厅中,公人缴上文书。梁中书略看看,对杨志说:“你就是那曾是殿帅府制使的杨志?”
  杨志:“小人正是!”
  “前几日卢员外派人来打过招呼,你只是误伤人命,无大罪责,那就给你安排个好些的去处。我这里有一个新建的园林畅春苑正须得力的人,你先去牢营点视后就由他们领你去罢!”
  杨志伏首称谢,梁中书已退向后堂。
  第69场
  【镜头】杨志和八九个配军跟着差拔从牢城营出来;
  第70场
  【镜头】春天的畅春苑,亭台楼阁。奇花异草、树奇石怪,苑中一座高山,山上建有一座翠云楼,气势巍峨。
  第71场
  【镜头】一行人进了畅春苑,差拔向管园吏递了花名册,管园吏逐一核点杨志等人,差拔离去;管园吏给杨志等分配活路,人们各自分头去了;
  【镜头】杨志提着水桶在翠云楼下的花坛中浇灌花木;
  第72场
  【镜头】翠云楼上,梁中书正在赏春饮宴,观赏歌舞;
  第73场
  【镜头】突然间,园中一阵大乱,那些锦衣公子、粉黛钗裙们惊恐万状,四散奔逃,只见一只长毛大猩猩颈项上拖着半截铁链子,连奔带跳地飞窜而来,转瞬就冲上了翠云楼的台阶,后边那个管园吏和几人在紧忙追赶;
  【镜头】梁中书看见猩猩冲上楼来,用袍袖遮挡半个脸,叫喊:“快!……快拿下这畜生!”,转身欲逃,不想那大猩猩竟然一跃就到了梁中书身后左爪已抓住了梁中书的腰带,右爪就要伸向肩头,梁中书吓得面如土色,颤声叫道:“快来救我……”
  第74场
  【镜头】这时,杨志已飞身上楼,跃到猩猩背后,叫道:“畜生!休得撒野!”伸手抓住那半截铁链,用力一拖就将那猩猩拖倒在地,随即骑在猩猩身上,双手紧紧按住猩猩的头颅。
      高纬度思考账户曲线。大盘将以三平顶结束三季度的涨升行情。后成十二,宇宙安淳。满仓十五个点的开门红。可转债牛市继续,但一定要这样做。持仓统计软件编程有感。”娘娘道:“我蒙大王辱爱,今已三年,未得共枕同衾,也是前世之缘,做了这场夫妻,谁知大王有外我之意,不以夫妻相待。你自来未曾到此天堂,却又无名,众天丁又与你素不相识,他怎肯放你擅入?等如今见了天尊,授了仙录,注了官名,向后随你出入,谁复挡也?”悟空道:“这等说,也罢,我不进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