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回复: 0

连载小说《最先绽开的那一朵山花》第二十章_山花绽开一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31 11: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吃饭时,胡汉民依然坐在饭桌的上席,像以前一样给家人安排活计。
  “吃过饭,大家带上工具,去把西山那块地的草除一除……这么多天没上山,也没去看一看,估计杂草长得都比高粱还高了……”
  胡汉民是家庭里很有威严的大男人。
  一到地里,他都在不停地干活儿,家里也就没人敢偷懒;他没说收工回家,谁也不敢开口说“天快黑了,是不是该回了?”如果谁这么不懂事儿,准会招来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只有老婆子偶尔在他脸色好看时建议:
  “要不喝点水?看这太阳这么毒,出了这么之汗……”
  “老头子,要不要装袋烟抽一口?……”
  “嗯,好……歇一会儿吧!”只有他说歇,并先坐下来了,大家才敢停下工具休息。
  过后的几天,吃过饭,一家人一起出工干活,不是除草、浇水,就是施肥、起垅护苗……
  白天高强度的劳动,使大家都累得筋疲力尽,晚饭过后,都睡得香得很。
  日子像回到了从。
  以前也是这几人一起下地,一起收了这一季、种下一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作。
  一家人的精神和心情,貌似也恢复到了从前。
  王小花一天的时光,大部分被两个娃娃缠着,剩下的是:重复洗衣、做饭等家务活儿、以及一同下地干活,过得紧张又充实。整天忙得晕头转向,还没睡醒呢又天亮了,又要起床做事情儿了;孩子还没拾掇好呢,他们已经准备拿工具下地了,得赶快跟上去……
  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真正的从精神上休息一下,也没心思去思考问题了。
  约过了近两三个月,具体多久,王小花没有仔细计算过,她一天忙得跟个陀螺式的,那有工夫去计算日子。只记得给胡志军“七七”的纸钱都烧过很久了。
  一天,胡汉民早上安排完活计,自己则挑着一幅小担儿去赶集了;中午大伙收工回家,见老头买回了一大块肉,一坛老酒和许多新鲜蔬菜。
  “下午早点收工,回来做晚饭……”
  王小花以为,是因为这一阵大家干活儿累了,老头安排伙食犒劳一下大伙。
  接近黄昏时,见老头约了族长、村长、及胡家几位老辈进院里;坐下谦让几句后,扯开嗓子喝起酒来,并不客气的夹着肉往嘴里送。
  请来的客人有点多,而且都是男子,辈份又比较高,王婆、两个傻子、王小花及两个孩子,只能在旁边支一小桌进餐。
  上桌长辈们边吃边聊着,这是丧事后几个月来,胡汉民家第一次有了欢声笑语,有酒有肉的宴席。
  他们先聊了会儿庄稼的情况,慢慢地就聊回到办理丧事和煤厂出事上了。
  胡汉民仿佛没有刚丧失儿子的伤感,至少从饭桌上笑谈的表情看不出伤心来。他先感谢大家的帮忙,才让他家办得这样风光,而不至于失了礼得罪了亲友。
  “应该的,原来这才是我不成功的原因,和股市无关,做啥都一样应该的!……”
  王小花听着,认为老头子安排酒肉,只是感谢众人。
  “管它是什么缘故,有肉吃,正好也解解馋……”
  后来,聊到种庄稼要好我有一言奉告:此山有一伙毒魔狠怪,专吃你东来西去的人哩把式,还要人手多;再聊到某某家要准备娶儿媳妇的话题。
  胡汉民敬了一杯酒后,说:“今天请各位来,就是想请各长辈给我们家做主。你们也知道,老二志军前一阵没有,留下的两个娃娃还小,他们娘要带着娃儿,干活也不利索;刚才还说要人丁多,才好多种庄稼,才能兴旺发达……咱家有三个儿子,可就只娶了一房媳妇,偏偏娶媳妇的老二又先我而走了……我的想法是,二媳妇这么年轻,指定还要嫁人,我也还有两个儿子,也是要娶媳妇的,不如将二媳妇嫁给老大志兵,看行不行?……”
  其实,这件事儿,老头和老太太秘密商量了很久。
  今天这出戏,就是胡老头一手策划、导演的,桌上的几位胡姓老头,也是事先通过气,说过这件事儿;吃饭的时候严肃的说出来,主要是说给王小花听的,每个人的表演,都是演给她看的,只是她根本不知道而已。
  “这有什么不可以?!正像老三说的,小花另嫁和志兵新娶,两件事何不做成一件事办?……多好啊!”有人立马表态说道。可是,王小花是会另嫁,胡汉民的两个傻儿子,就一定能娶吗?
  “就是!再说,现在两个娃还小,如果她娘嫁远了,对孩子也不好!嫁给老大,还是一家人,对老人对小孩子都好……”
  众人一片附合。
  当然要帮着胡汉民说话了,吃了别人的嘴软!这么丰盛的酒肉招待着,而且还没下席,能不顺着主人的意思说吗?
  再者,各吃客家里就算有没娶媳妇的儿子,也不可能把王小花弄过去,同村同族、还是同宗兄弟,当年老三都是花钱买回来的,谁下得了这个“黑手”?以其让王小花嫁到别处去,还不如就嫁给大傻志兵……
  一句话,不管嫁给谁,他们都无好处也无坏处,何不顺口说两句好听的呢?事先又给自己交流过,不然咋能混得这顿酒喝?
  他们这样“大胆”的讨论王小花的婚姻问题,是因为知道她是从远方柺卖来的,没有娘家人帮忙,欺负她一个人软弱无力。
  刚才还吃得很高兴,聊得也很和谐,怎么突然就看到了自己身上?
  “而且还让自己给大傻子当媳妇?我是死活也走不出胡家了吗?我的婚姻,我的命运,怎么可以在不经过我同意,由几个不相干的人几句话就决定上海科学家研发全球首款“蚕丝硬盘”非常牛,可控销毁,储存血液样本、DNA、疫苗,...了……”
  她很无语。
  她能说什么呢?大伙压根就没给她说话的机会。
  吃饭都上不了正席,还能在上席家族势力派“掌门”们谈话中插上话吗?大伙从心底失也没打算让她参与讨论,也不必去考虑她的意见。
  “花钱买来的人,跟花钱买回来的牲口一样,你有什么说话权??”商议好后,告诉她结果,照着执行就完了!
  她很无助。
  在这个以前不熟悉,近几年才生活的环境和家庭里,她永远一个外姓人,永远是一个外人。
  有时可能连人都不是,只是为他们家生儿育女的工具而已经,就像圈里能下仔儿的母牛一样,永远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一直是一个人在同一家人做斗争!可她这样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大力量?远离娘家、远离爹娘和兄妹,没有援兵,没有后盾……
  就算家里人知道,以爹娘老实的性格,又能怎样呢?……
  她想起了刚被拐到这个家来时的情景。
  王婆像对牲口一样的打骂她,一家人防贼一样的防着她;胡二娃胡志军每天晚上野兽一般的虐待她……
  给他们家生了现阶段市场的新大局观两个娃,干了这么多活儿,都不能感化他们……
  嫁给那智力有问题的大儿子,这每天晚上能安宁吗?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她的思绪一下子跑到了很远……
  上席的人们又聊了什么,她没听太仔细,只间或听到。
  “……村子里没事儿,请不请客、办不办喜宴都没关系,有我们几个老头在,没有人敢乱说乱起哄的……”
  “最好,还是去乡里办一下手续……那样才有保障和说服力……”
  晚宴在大家酒足饭饱后,顺利圆满中结束的。
  吃饭时,王小花以为老公公和几个老头会给她交代几句,可直到饭后,送走了客人,胡汉民高兴地躺在椅子是吸着旱烟,也没有要叮嘱她两句的意思。
  她很气愤!本来想,如果有人给她说一个字,她就骂人,坚决不同意,大闹一场……可没人考虑她的存在,现在想发作一下,又没人讨论这个话题了,不好找借口发作,错过了最佳时机。
  她在心里想着事儿,思考着对策,不自然的就在脸上表现了出来。胡汉民和王婆早从他脸色的变化,看出了她的情绪变化。
  老太太的小招数很多,立马就使了出来。
  “娃都哭这么久了你也不管!只顾自己吃,不管娃娃的饱饿吗?……看你那吃样儿,说出去,像我们家不给你吃饱一样……”
  “客人都走了,碗筷还不收回去洗了?还等放到明天吗?……”
  老头子吃了几十年的盐,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毕竟要老练一些,躺在椅子上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慢条斯文地说。
  “小花白天要跟着下地干活儿,晚上还要带着两个娃睡,折腾得够累。从今晚开始,老婆子跟她一块儿住,帮忙照看两个孩子……特别是小孩晚上起夜时,可别着凉了……”
  “老大、老三……过来,你俩每天晚上把狗拴大门口……晚上睡觉时警醒些,听到狗叫,要立马起床看看……听说最近强盗比较多,经常半夜撬门进来偷牲口……”
  听着貌似很正常的家庭事务安排,但王小花听得出来,她已经和刚来时一样,没有一点自由了,完全被监控起来了。
  时间一下子仿佛回到了三年多前,是时光倒流了吗?还是自己本来就活在梦里?
  原来以为生了两个娃,努力的去做一个好媳妇,在胡家不再是被“买来”的这般没地位,可以和村里那些明媒正娶的媳妇们一样正常生活……
  可她没有那样的命!
  ……刚觉得丈夫、公婆对自己好一点,日子过得舒坦了,可男人意外死亡了,还让她嫁给傻子过日子,难道一辈子都逃不掉被“买”的命令吗?自己就做不了自己的主吗?这就是上天给自己安排的命运吗?
  家里面重新给她定位和安排角色了,她也要重新开始审视一下自己。
  幸福生活离自己远着呢!
  看来,得好好想一想,计划一下了,你说这精怪是甚么精怪:金作鼻,雪铺毛不能像以前一样傻傻的被欺负了;看来,这胡家就不真正把自己当媳妇看,生多少娃都没用……
  生娃?一想到生娃,立马联想到大傻子的傻样,跟他生娃?多看他几眼都要恶心的吐,跟他怎么一床睡觉哟?要是生一两个比他还傻的娃,那可怎么办?……
  她不敢再往下想,只暗自决定想办法化解。
  具体怎么办,还没有详细的计划,但当前的现实生活中,还不能立马翻脸;因为不能提前暴露了想法,不然他们防备更严,就更不好办了;
  另外,为了生活,得吃饱肚子,只能暂时像拉犁的牛一样,忍辱负重、并艰难前行。
  那天晚上以后,王小花的生活完全变了一个样,虽说不像以前一样“圈养”,关在屋里连房门都出不去,但所有活动也是在胡家人严密监视下进行的,不管她在做什么,最多离十步之遥,就能看见王婆,她几乎成了她的影子。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好的办法还没想到,整天被盯得那么紧,也没有什么机会走到外面去,更别说逃跑了。
  好在还没说让大傻来圆房的事儿,这倒是可以庆幸和暂时放松一下的。

      8月3日(周一):两大利空来袭,关注风电光伏苹果。游资出手,机会要来了!。如来以和为尚,赐他一座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那塔上层层有佛,艳艳光明。门近石桥,九曲九湾流水顾;园栽桃李,千株千颗斗秾华。”国王便教宫人取无根水,众官道:“神僧说,无根水不是井河中者,乃是天上落下不沾地的才是。近期股市的最大特点!理解后少亏多赚!。”尤氏答应着。又说了一回话,都知贾母乏了,才渐渐的都散出来。  尤氏等送邢夫人王夫人二人散去,便往凤姐房里来商议怎么办生日的话。凤姐儿道:“你不用问我,你只看老太太的眼色行事就完了。吉林森工的牛股逻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