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6|回复: 0

广西田东“神算大师”农作现声称,他能“掌控公检法领导!”_农作公检法广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8 12: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这话的,不是什么大领导,而是广西田东县一位被称为“神算”的农作现。他之所以敢放出这样的大话,一是源于他有帮人推算对方是否能够升官发财的神技,其次自恃有所谓的“靠山”。请看受害人卢青焕的亲历讲述。

  党员干部成了算命先生的座上宾

  他叫卢青焕,今年32岁,住广西德保县东凌镇甘必村,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2016年12月26日,他到田东县静康源商务酒店打工,并担任该酒店老板农作现的司机。这农作现,的确很有能耐,以一己之力,同时经营12家分公司。遇到了他,让我误以为自己撞上狗屎运了。
  可他很快发现,农作现所谓的能耐,却不是靠正当合法经营来实现,而是靠玩迷信,误导群众来骗钱。其招数是:利用人们相信”贾母道:“既这么着,凤丫头就过来跟着我.你太太才说他今儿吃斋,叫他们自己吃去罢迷信的心理,故弄玄虚,骗取人们的信任后,大肆骗钱。也许他心里有鬼,便想出巴结田东县一些干部作自己的保护伞。而少数党员干部,也忘记了自己的初心,跟农作现“眉来眼去”,关系稔熟。
  为进一步拉拢腐蚀这些人,农作现每年春节前后,都会在他的酒店里大宴宾客。宴会地点,主要在酒店的七八层,上面装修豪华,一般人未经他的允许,是不可能随便进入的。前来参加的客人,有田东、田阳甚至百色市等司法、教育部门的干部(此前已被曝光)。宴会上,这些贵宾们身披红色围巾,与算命先生农作现觥筹交错,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忙得不亦乐乎。
  
  图1:农作现(左4披)在自己酒店举行的宴会中给贵宾们敬酒
  吃了农作现的饭,这些部门对农作现这位“大师”的长期从事迷信骗钱的违法活动熟视无睹。由于背后有人撑腰,农作现做起违法的事情来,更加有恃无恐。如果不是被人及时举报,引起上级纪检部门介入调查,也许农作现违法犯纪的事,还将继续在田东县甚至百色上演。
  算命先生炮制虚假诉讼坑害老实人
  在认清农的丑恶嘴脸后,更增添了卢青焕对农作现等人的厌恶与憎恶,他决定离开,遂于2017年6月3日向农提出辞职。没想到,4天后,他就接到农作现的电话,威胁称如果他不回去他的酒店上班,农就找黑社会砸卢在田东亲戚的家,还要用各种手段对卢进行打击报复。由于害怕事情闹大对自己不利,卢青焕只好选择忍气吞声,继续给其做工。
  2017年6月24日晚农作现带卢青焕到南宁出差时,一起入住融晟公园大地A区6栋2单元2101房。没想到,变态的农作现露出了更为丑恶的一面,竟强行对同为男性的卢青焕进行猥亵侮辱,遭到他的坚决反对和拒绝。但最后,他还是慑于淫威只好被迫就范。自此,农作现抓住卢胆小老婆婆对唐僧道:“老师父,把这水赐了我罢怕事的弱点,变本加厉地逼我就范,一次次地满足他的变态要求。由于不堪忍受,他遂于2018年1月17日不辞而别,开始了东躲西藏有家难归的日子。
  但农作现并未放过卢,一直伺机寻找机会对卢进行打击报复。他伙同田一锤定音,中芯国际市值正确的打开方式。东车行老板陆某豪,及农的手下李某艳、罗某教等人,抓住了卢青焕在2018年3月28日向陆某豪租车(桂LNU608)时所签的租赁合同,完全不顾他已在3天后按时还车的事实,炮制了卢青焕租车近1年的虚假事实,然后卢某豪将卢诉至田东县法院,要求赔偿所谓租赁费共计7万元。结果法院在卢青焕未确定收到传票的情况下,缺席判卢败诉,并将他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还对他执行限高令,同时卢本人也被公安认定为“罪犯”。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卢青焕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维权之路。
  但农作现仍未收手,反而得寸进尺。他伙同农某莲、周某、陆某河、翟某力、罗某宁、韦某宸、黎某坤等人,捏造卢青焕向上述人员强行推销所谓“宇飞来”牌手机,收取购机款后没有给手机的虚假事实,几次向田东县合恒派出所报案,谎称被我诈骗,致命卢多次遭到田东警方讯问。
  2018年3月21日,农作现还带人到德保县卢青焕的家中,威胁其父母。卢得知情况后,分别向德保县东凌派出所、百色市公安局、田东县合恒派出所”国王道:“你那山离此处多远?”老妖道:“不远,只有三百里报案,但均未受理。

  农作现团伙被判刑

  2019年5月,卢青焕几经周折,在社会上正义人士帮助下,曝光了农作现等人违法乱纪的丑恶行径,引起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农作现团伙才被绳之以法,并作为涉黑案件进行查办,这样农作现等人才被绳之以法。2021年3月,平果市兑现加v型反转日内弱转强修复法院一审也判农作现等10人有期徒刑。然而,一审判决中,只认定农作现等人犯虚假诉讼和诬告罪,对于该团伙涉嫌其他罪行,并未认定。而涉案的另一名人员周某至今仍消遥法外。
  
  图2:平果市检察院对农作现等人的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
  据卢青焕称,田东县警方出具的材料显示,农作现团伙应认定为有组织的团伙犯罪,并且还有多达五六项罪名,其中分别为诬告陷害罪、虚假诉讼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吸引公众存款罪、强制猥亵罪等多个违法犯罪活动事实,特别是周某与陆某河犯“诬告陷害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理应受到严惩。但这些活生生的事实,平果市人民检察院竟未予认可,卢青焕为此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举报,但均未引起重视。
  2019年6月30日,他向平果市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后,法院虽受理了此案,但迟迟未通知开庭。直至他多次向自治区纪委、自治区检察院、中央第二巡视组等部门举报,法院才于2020年12月17日开庭审理此案。
  奇怪的是,2021年2月26日法院通知他于3月2日到平果出庭质证。为了程序公正,他要求法院发送传票。但直至2021年3月8日中午10时,他才收到法院传票,通知原告于3月9日上午9时,到平果市法院开庭、质证,但远在乡下的本人,因道路扩建为二级公路,交通不畅,路途遥远,导致本人根本无法在预定时间内赶到法院。
  今年3月16日,他才领到一审判决书。该判决中,对他提出的90多万元赔偿,法院只象征性地判处被告农作现、陆某豪等10人承担1621.4元,这远远低于他在这3年来所受的经济损失。
  卢青焕认为,一审法院的判决,违背了司法实践的惯例(加害人百分之百的赔偿受害方的物质损失),也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十八条的明文规定。
  尤其值得深思的是,农作现、即按云头,回至花果山界陆某豪、李某艳、罗某教、周某等人,既然已被认定为黑恶组织,他们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有固定的人员,还有明确的分工,按法律来说,应该受到严惩。但现实却是,一审中被判刑罚最高的农作现,仅为5年半,其他的更少。

  一审判决遭质疑

  人们不禁要问,农作现长期在当地大肆从事迷信活动,并发展成为一个犯罪团伙,不但大肆诓骗群众钱财,还对知情者进行打击报复,到底是谁给了他们的勇气?事发后,检察机关又抱着疑罪从无的原则,从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农作现等人的刑罚。于是,人们从此得出推论:是不是背后有人担心,一旦农作现等人被处以重刑,就会供出背后与他们利益相勾连的政府官员?或者怕供出那些跟他一起搞非法迷信活动的党员干部?
  这不能不让人联想起农作现被抓捕前,经常在公开场合的口头禅:“我能掌控公检法领导、我管得几个检察长领导”。可谓是底气十足、气焰嚣张!如果这仅是他个人的言论,倒可以一笑了之。可转念一想,农作现从一个小小的算命先生,在田东盘踞多年,在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眼皮下呼风唤雨,生意越做越大,被捕后一审法院又作出这种充满疑问的判决,这似乎又有些得到“应验”:究竟是谁在保护农作现?
  真希望有关部门认真一查到底,别再给农作现们继续生存的土壤。因为在现实中,不知还有多少像卢青焕这样的平民百姓受到欺压!
      大盘是反弹还是反转?。捕捉K线经典形态,做大胜率的交易。指数延续调整高位股下行压制市场。”平儿道:“你又说没良心的话。你难道还少钱使?"袭人道:“我虽不少,只是我也没地方使去,就只预备我们那一个。”那魔王道:“这猴子铁棒被我夺了,空手难争,想是请得救兵来也。只见那本寺的僧人,整顿了早斋,却欲来奉献;忽见那个水衣皇帝,个个惊张,人人疑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