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回复: 0

长篇连载——《穿越中国》【第十二章】_十二章中国穿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7 16: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二章

  【仲夏日记】

  2007年7月19日,星期四,安康,晴。


  昨日从西安出发,当日抵达陕西安康。
  这里一开始并不在我的行程规划里,但顺着线路寻找时,这两个超级吉祥的字眼砰地跳进了我的眼帘。
  我这一生,太需要“安康”了。上帝保佑!
  不过我再研究时,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不简单的地方。
  在地理上,这里是南北衔接、东西过渡要冲,所以历来都有很多流民。西晋年间的公元280年,为了安置巴山一带的流民,改名为‘安康’的,取‘万年丰乐,安宁康泰’之意。
  我问过天黎,他也不知道这些来历。然后他说,多好的名字啊。人们永远充满了美好的期望。
  这里还有很多人新教呢,号称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五教俱全。今天我就到金银街的一家天主教教堂去写生了。
  晚上,我们在当地人的引导下,在汉江边找到一处最具安康特色的餐馆吃晚饭。他们介绍说最具特色的菜是八大件,就是凉菜热菜共八个,我好想吃啊,但显然我们两个人吃不了,最好要了另外一个安康名菜“紫阳蒸盆子”。
  回到宾馆,晶晶给天黎来了个电话,他接电话的时候,还捂着电话问我要不要跟晶晶说话,我迟疑了一下,摇摇头,小声说,回头吧,现在还不合适。

  ***************************************************************************************************

  周六,仲天黎睡了个懒觉,是女儿晶晶冲进他房间把他吵醒的。
  “懒虫,懒虫,还在睡觉!哎呀呀,屋里一股酒味,讨厌!”晶晶其实也刚起床,她还穿着睡衣,说着穿进了仲天黎的被窝,挠他的痒痒。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仲天黎夸张地惨笑着,顺手把女儿搂在了怀里。
  晶晶撒娇地要他明天带她去看一部新上映的动画片,叫《快乐的大脚》,他一口答应了。
  父女俩在被窝里说着笑着。仲天黎想,如果将来他真的娶了仲夏,这孩子能叫她妈妈吗?
  起床,洗漱,吃早点。唐棠已经吃完了,她坐在餐桌前,看着他俩吃。
  “天黎,小仪跟你说了过年会不会回来啊?”唐棠问。
  “我那天问她了,她说争取回来。”
  “也是啊,人家美国人没有春节。”
  “姥姥,谁说美国人没有春节啊?现在美国很多中国人的,他们也过春节,也放假。”晶晶说。
  “对对对,晶晶说得对,他们也过春节。但是假期没我们这边长,所有啊,你妈妈估计倒腾不开。”唐棠说。
  “爸爸,我们去妈妈那边过陪她过年,行吗?”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
  “哎呀,求你别说但是了。我最怕你说但是了。一说但是,肯定就没戏。”
  “哈哈哈哈,宝贝看来烦死爸爸了。”
  “姥姥,爸爸多挺烦人啊,是吧?老是说但是。”
  “就是就是,老是说但是。但是爸爸……”唐棠说。
  “哈哈哈哈,姥姥,您也说但是了,哈哈哈哈。”
  “哎呀,我也说但是了啊。被你爸爸给传染了。”
  “嘿嘿,但是,是会传染的!……晶晶,你赶紧吃,吃完做作业,下午还得上琴课。你不是明天还要去看电影吗?”
  “哦,对。”



  女儿去做作业了,仲天黎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开电脑,打开QQ,找上官仪。
  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九点半,波士顿正好是晚上这个钟点。她会在干嘛呢”虎力也只得去,被几个刽子手,也捆翻在地,幌一幌,把头砍下,一脚也踢将去,滚了有三十余步,他腔子里也不出血,也叫一声:“头来!”行者即忙拔下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变!”变作一条黄犬跑入场中,把那道士头一口衔来,径跑到御水河边丢下不题?在病房里陪着路远?陪他说话、唱歌?
  上官仪正好在线。仲天黎本来想”宝钗道:“真俗语说`各人有缘法'.他也再想不到他这会子来,既来了,又有老太太这么疼他把仲夏的事情告诉她,可马上觉得不对。不行!今天的时间很不合适,这一段时间都不太合适。他东拉西扯地说了一堆问候的话,下线了。
  他决定先跟上官城谈一下。两个男人之间好沟通一些,况且他也知道情况。他发了个短信,约他下午两点半在晶晶上课的地方见面。
  上官城三点才到,“抱歉,路上堵得厉害。什么事儿?”
  仲天黎把他拉到室外。
  “本来呢,这个事情想跟你姐说来着,但我一想,还是先跟你沟通一下。”
  “什么事儿?”
  “还是仲夏的事儿。”
  “仲夏……仲夏怎么了?”上官城已经猜了个四五分。
  “是这样,我思前想后,那个什么……我想,我想跟仲夏走下去。”
  “走下去?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你想告诉我……”
  “是的,是这个意思。”
  接下来的谈话无果而终,也在仲天黎的意料之下:上官城再次明确表示反对。
  仲天黎只好祭出最后一招,“我都想好了,如果真走到那一步,为了不给咱家添堵,比如旁人说三道四的啊,影响你的前程啊,我会选择跟她出国生活。”
  “别介啊哥!你看你,我姐出国了,你又要出国,那咱家得多没劲啊!股市很简单,为什么现在是搞创业板的挣钱了,主板的吃面不行啊,这个我也不同意。”
  “这可能便由不得你了。”



  同一天,广州,仲夏和凯凯在孔超的陪同下,把仲寒的骨灰安置完了,回到了孔超的家中。骨灰是三天前从澳门带回来的,孔超为仲寒在家中设了灵堂,祭奠了三天,并请了僧人来为他超度。
  孔超的儿子、妈妈、妹妹和妹夫正在家候着他们。见他们进来,妈妈和妹妹都过去跟仲夏和凯凯拥抱,眼泪汪汪的。
  仲寒二十几岁刚来广东时就跟孔家交往甚密了,却没有人知道仲寒在外面做了那种营生,但不管他做了什么,他们都把他视作家人,不嫌弃。孔超离婚后,还跟妈妈说起过将来如果再结婚的话,想找仲夏,妈妈当时还说人家可是有家的人可别破坏人家家庭,孔超说仲夏跟他丈夫一直关系不好,两个人分开是迟早的事情,不是他破坏。孔妈妈没再说话,但心里是赞成的。她也算看着仲夏长大的,这孩子的乖巧懂事她是打心眼里喜欢。
  晚饭后,孔超找仲夏聊天,称对不起她,未曾想仲寒趟进了那条河。仲夏反而安慰他,说,“这怨不得你,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再说你也犟不过他。”


  晚上躺下后,她捏着手机,很想给仲天黎发短信。还是那天从北京降落广州的时候,打开手机时看见他的短信留言,“降落了报个平安”,她随即回复“降落了”,他回复“嗯。节哀,保重”,后来没再联系。她知道他怕惊扰自己。
  她给仲天黎发出短信,“哥。”
  很快回了,“小夏,终于等到你的消息了。我担心死了,又不敢联系你。你还好吗?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现在在哪里?”
  “在广州,下午刚安放了骨灰。我没事。”
  “年前还回北京吗?还是要去江西过年?”
  “回江西,去看看奶奶。”她同样没提去办离婚的事儿。
  “应该的。自己注意休息,注意营养。凯凯呢?”
  “知道了。凯凯也没事,放心吧。……我一直想问你啊,那天你也被叫去做笔录了,具体什么情况?还有,你到小区来找我,物业能告诉我的房间号?”
  仲天黎把那天的情况说了一遍。
  仲夏跟听故事似的,回复他,“真行。”


  星期天的上午,仲天黎带着女儿去看了场电影,回家吃完午饭,出门去见达杰。仲天黎说那天光顾着跟一大帮人喝酒看节目来着,也没交流,约了他和老莫下午去喝茶,达杰说好啊,“地点我定”。
  他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本他带回来的地图册,他拿起来随手翻了几页,心想,估计这回,仲夏没有心思去完成他们的穿越之旅了。唉……
  他扔下书。
  达杰和老莫在紫竹院公园西侧一个商住楼的二十层楼上的茶馆等他。
  “哟,这地方风景不错嘛,以前怎么不晓得,”仲天黎落座后说。纵目望去,紫竹院的园林湖景一览无余,湖面被冰层覆盖着,很多人带着孩子在上面玩小冰车。公园的东侧,是国家图书馆的恢弘建筑,也是他喜欢的去处。
  “这可是达杰的福地呢,”老莫说。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过?有故事?”仲天黎看看老莫又看看达杰。
  达杰幸福地笑着,“这是我跟我女朋友认识的地方。当时我跟几个哥们在讨论个什么事情,声音很大。她坐在邻桌写着什么,过来让我们小点声。结果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很浪漫很浪漫,值得一生回味,”仲天黎说。“已经定了,五一结婚?”
  “定了。”
  “这是大事,得好好办一下。”
  “我想想都头疼啊,得办三次酒,北京,我家,她家。”
  “她家稳定复利终极篇(心态篇)是哪儿的?”
  “福建龙岩,也是山里。”
  “敢情我们都是山里孩子,”仲天黎想到了仲寒和仲夏。“你家是甘孜地区道孚县,对吧?”
  “仲老师好记性。道孚县,藏区,中国最贫穷的地方之一。老父老母等家里人现在还在那里,放牧,种地,只我一个人出来了。”
  “特别想去那边看看,没去过。”
  “好啊。等有机会我一定陪您去。我们那地方虽然穷,但风景可不一般,歌舞美酒美不胜收。”
  “一定要去。找机会!”仲天黎心里还想,什么时候能去一趟仲夏的老家呢,江西铜鼓县,自己以前听都没听过的一个地方,也是山里。“说说吧,最近怎么样?新单位新工作。”
  “单位和工作就这么回事儿,熟门熟路的,你都懂,不说了。”达杰说着说着突然盯着仲天黎,“仲老师,您今天有话跟我们说?”
  “怎么说呢达杰,”仲天黎也有点怪怪地看着他。“我今天主要是来跟你道个歉的。”
  “道歉?什么情况?”达杰好生蹊跷。
  仲天黎把报社集体辞职事件的发酵等讲了一遍,“我呢,也于上周四向董事会正式提交了辞职报告,估计下周就会批准下来。所以,我要跟你道歉,没完成你交给我的‘静默期’的任务。”
  “他大爷的!”达杰和老莫异口同声地骂了一声。
  “还不止这些,”仲天黎喝了一口茶,看着远方的公园。“我的个人生活也出现了巨大的变故。”
  达杰和老莫瞪着眼睛看着他。
  “是啊。你们也不是外人,再了解我一下吧。”仲天黎苦笑了一下,把他的生活变故以及仲夏、仲寒、自己的打算全盘托出。
  这两位听完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达杰也不好再追问什么“静默期”和那两个企业的事情,三个人默默地喝着茶。

  从茶馆出来,仲天黎到最近的新东方学校同时报了一个GRE班和一个托福班。他们家楼底下其实就有一个新东方学校,但他不想太近,怕碰见熟人。
  来咨询或来报名的基本上都是大学生。年轻啊他们,朝气蓬勃的,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他很自然地想起自己,还有上官仪、路远、高岚的大学时代,同样的朝气蓬勃满怀憧憬,可老师们几乎只跟我们讲到“未来”,没跟我们讲到“未知”,包括意外和死亡,而这些,恰恰都是可能在瞬间改变所有设想和轨迹的东西。
  作为一个大叔级的学员,重新坐进教室,重新听老师讲课,而且还是跟一帮孩子们做同学,会是什么感觉呢?仲天黎很是好奇,很是期待。
  他购买了一大堆备考的资料和书籍,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还好,单词基本上都没问题,但他试着做了几道题,发现问题确实不少,尤其是完形填空题,有些简直是变态。——所以嘛,需要来学习!


  二月的第一天,周四上午,仲天黎接到公司董事长的电话,称他的辞职报告已经被批复,他可以择日去办理离职手续。董事长在电话里还劝他再考虑一博傻龙头明天见顶下,仲天黎谢绝了,董事长又说要给他弄一个欢送会,请全体报社同仁参加,仲天黎也表示了感谢,称不用,并拜请他们不要惊动任何人。
  仲天黎没有给自己留任何时间,当天下午便去了报社,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办完了大部分手续。在人力资源部,他向同事们鞠躬,请大家不要声张,“也请把我的报社邮箱再保留一天,我会在邮箱里向同仁们告别。”
  他回到办公室准备收拾东西。
  他先是坐在沙发上,久久地扫视着这间他待了两年的屋子,心绪难平,直到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带着一位同事敲门进来,“仲总编,我们知道您要收拾房间,过来帮忙,需要吗?我们没惊动别人。”
  “好啊好啊。谢谢你们。东西还真挺多的,是需要帮忙。正好还有好些东西需要移交给你们,你们还得接收和签字。移交表你们带了吗?”
  经理说,“没呢。我们本来就想来帮忙的。”
  “那不急,全部收拾完了你再下去取,咱一项一项移交好。”
  三个人一直忙到下班后,等到仲天黎把最后一件东西装到车上时,已是晚上八点。他跟那两位同事致谢告别,正准备上车,报社那座小楼的灯眨眼之间全部亮了起来,几十号人从楼里出来,涌到了院子里。
  人力资源部经理眼里噙着泪,“仲总编,抱歉,没经过您同意,但我必须让大家来跟您见一面。”
  这时,台阶上有人拉出了两条横幅:“仲总编,我们感谢您”,“仲总编,常回家看看。”
  没有人说一句话,也没有人上前来,可凛冽的寒风中,仲天黎心热如火,他抱起双手向同仁们致意,“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声音哽咽。
  人群中,没有看见陈讷。
  次日上午,仲天黎把离职的情况跟周叔叔、达杰都通报了一声。周叔叔还问起他今后的生活来源问题,仲天黎说,“问题不会太大。这些年我也有些积蓄,可以抵抗个两三年,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赚钱。另外,有一个大学一直想请我去给他们讲一个选修课,会有一份薪水,虽然不高。以前没有时间,现在整好从下个学期开始,课程就是‘奥地利经济学’的内容,我也顺便在教学中温习一下这些内容,对以后读博士也有益处。”
  “这样也好。有困难随时找我。”
  放下电话,仲天黎发现,生活其实正在给他一个很好的回报,现在可以修剪掉那些令人纠结的、烦琐的、隐隐作痛的枝叶和藤条,开始一种简单而真实的生活。这些枝叶和藤条包括被老爷子安排的并不真实的甚至有点像乱伦的婚姻啊,职场上如履薄冰的人际关系甚至危机四伏的暗算啊,没完没了的日常事务啊,对利润的追求与对理想的坚持的矛盾啊,等等。接下来的两个目标清晰、可爱,第一,去读一个博士,然后潜心做研究;第二,跟仲夏走下去,最好是在国外,当然,如果她还有心性,先去完成他们曾经规划过的穿越之旅。       城中惧法,典衣当物以存身;乡下欺公,打劫吃人而顾命。产品涨价股,站在风口上。。都不讲武德,要出杀手锏了!。把一座白虎殿却象断梁桥,闹丧台就如倒塌寺。周一午评:创业板碾压主板,3朵金花跃跃欲试!。筹码峰突破个股。”说着,要起来。岂知连日饮食不进,身子那能动转,便哭道:“我要死了!我有一句心里的话,只求你回明老太太:横竖林妹妹也是要死的,我如今也不能保。两处两个病人都要死的,死了越发难张罗。不如腾一处空房子,趁早将我同林妹妹两个抬在那里,活着也好一处医治伏侍,死了也好一处停放。你依我这话,不枉了几年的情分。幢幡飘舞,凝空道道彩霞摇;宝盖飞辉,映日翩翩红电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