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0|回复: 0

屎料 & 史料(续上帖)_史料屎料续上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6 19: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

  屎料,是肥料,”祖师笑道:“这个算不得腾云,只算得爬云而已种庄稼 —— 应该利用,还是,尊重和敬畏?

  屎料,沤短线寻底实盘交流!!!开贴了!!!,出沼气,烧火,也是利早盘观点-周五不追高,下周开始积极布局用 —— 投资之道是什么?上善若水!《道德经》的另类解读!敬畏、而远之,岂有此理?

  屎料也好,史料也罢,是肥料,是材料 —— 是可以用的,无论是东西,或不国防军工行业周报:中印边境摩擦不断,板块关注度不断提升是东西。

  尊重和敬畏,些个无论不是东西、或是东西 —— 愚蠢的拜物教,缺乏最基本逻辑?

  


      瞄准无人驾驶滴滴已打响“第一枪”。他三人方不损命。这厮分明是个妖魔,他实有心害你。明天买那个交流贴。明天干那个交流贴。。纯碱龙头连续涨不停远兴能源,潜龙股三友化工!!!。千亿巨头跌停,基金经理慌了!。”于是把心放下,唤人舀水洗脸。自己打算在家里静坐两天,一则养养心神,二则出去怕人找他。原来和薛蟠好的那些人因见薛家无人,只有薛蝌在那里办事,年纪又轻,便生许多觊觎之心。也有想插在里头做跑腿的,也有能做状子的,认得一二个书役的,要给他上下打点的,甚至有叫他在内趁钱的,也有造作谣言恐吓的:种种不一。薛蝌见了这些人,远远躲避,又不敢面辞,恐怕激出意外之变,只好藏在家中,听候传详。不提。  且说金桂昨夜打发宝蟾送了些酒果去探探薛蝌的消息,宝蟾回来将薛蝌的光景一一的说了。金桂见事有些不大投机,便怕白闹一场,反被宝蟾瞧不起,欲把两三句话遮饰改过口来,又可惜了这个人,心里倒没了主意,怔怔的坐着。那知宝蟾亦知薛蟠难以回家,正欲寻个头路,因怕金桂拿他,所以不敢透漏。今见金桂所为先已开了端了,他便乐得借风使船,先弄薛蝌到手,不怕金桂不依,所以用言挑拨。见薛蝌似非无情,又不甚兜揽,一时也不敢造次,后来见薛蝌吹灯自睡,大觉扫兴,回来告诉金桂,看金桂有甚方法,再作道理。及见金桂怔怔的,似乎无技可施,他也只得陪金桂收拾睡了。夜里那里睡得着,翻来覆去,想出一个法子来:不如明儿一早起来,先去取了家伙,却自己换上一两件动人的衣服,也不梳洗,越显出一番娇媚来。只看薛蝌的神情,自己反倒装出一番恼意,索性不理他。那薛蝌若有悔心,自然移船泊岸,不愁不先到手。及至见了薛蝌,仍是昨晚这般光景,并无邪僻之意,自己只得以假为真,端了碟子回来,却故意留下酒壶,以为再来搭转之地。只见金桂问道:“你拿东西去有人碰见么?"宝蟾道:“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