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3|回复: 0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要回到《盐铁论》_中国经济要回基本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9 16: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盐铁论》本议第一
  《盐铁论》能成书,离不开汉昭帝的胸襟(非常辽阔宽广),他能让一群文人,武人,理科思维,文科思维各不相同的人在眼皮底下公开辩论国家的经济政策问题,而且底下人敢直言,有理有据地辩论,这个帝王胸襟非常了得。

  明面上,汉朝独尊儒术,但里子还是有很大程度法家那套思想在里面的,外儒内法,这个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但即便如此,在盐铁之争的辩论中,不乏大量贬损儒家(言辞很激烈)之语,相当于明面上指出政治指导思想有问题,就这样,汉昭帝都能听得进去,这个包容度是非常了不得的。

  第一篇《本议第一》,可以看出文人,贤良(近似于知识分子的意思)的辩论思路是倾向于“理想主义的”,很多论证翻译成现代汉语可以理解为“要....就应该....”,这个逻辑思路是基于典型文科生的理想及浪漫主义的,他们觉得世界就应该是书本理论里描述出来的那套,按照一个思想为指导方针去做就应该会得到理想的结果。

  同样是《本议第一》,御史大夫(桑弘羊)所代表的是实用派,辩论的出发点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 就得.........”,这是个典型理科生,实干派的思路,着眼于眼前的实际,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什么,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解决了再说那些理想主义的东西。

  可以打个比方:怎样赚钱?文学,贤良给出的是道德论,我们应该遵循什么什么道德标准去赚钱,比如赚钱手段要正,要干净,要合法。而大夫桑弘羊实干一点,也简单粗暴一点:管它合不合情理,光明不光明,钱赚到了再说!(前线士兵打匈奴可等着却说三藏坐在林中,明心见性,讽念那《摩诃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忽听得嘤嘤的叫声“救人”军费军粮调度呢)

  双方没有绝对的正确与错误,一切都是相对的。放在今天的经济学框架体系里探讨也是极具意义的。“目的导向“”和“过程导向”本来就是争论不休用无定论的。有些领导就是要看结果(甭管你用啥方法),而有些领导就是要看过程(你给我努力去做,别偷奸耍滑,这是个态度问题)

  《本议第一》里有很多值得摘抄的好句,值得好好思量,摘抄一些如下:

  (1)“文繁则质衰,末盛则本亏”:形式越是多样,越是繁杂,本质的东西就越容易模糊丢失。看看现在世界,看看众多的物质选择,众多网络上的各种平台各种app应用,眼花缭乱之下,谁能看到后面的竞争本质?换句话说就是,你看到那些繁杂多元的东西,一窝蜂的东西,大家都去做的东西(比如,短视频风口)本质问题还是要回到:如何变现?商业逻辑是什么?别被表面的形式给迷惑了。

  (2)“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前面还有个“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然后说这个既来之,则安之,意思是,通过文明和德行把那些边远夷人吸引过来,他们来了,就想办法把他们安抚下来,使他们归顺,就不用动兵动武了。这个表达并不是“苟且凑合,来都来了”的意思。被误用太多。

  (3)“国有沃野之饶而民不足于食者,器械不备也。有山海之货而民不足于财者,商工不备也”:简单说,就是国家有资源,但民间没财富,大家过不好日子,问题一定是出在商业制度上,也就是经济制度出了问题。所以,计划经济下,中国有多少资源都没用!必须制度合理先进,才能把资源变现。回到本质,一切都是人和人所用的方法的问题!从微观个人层面看,就是人过得不好,一是看自己做事的方式对不我为他一路上捉怪擒魔,使尽了平生的手段,几番家打杀妖精,他说我行凶作恶,不要我做徒弟,把我逐赶回来,写立贬书为照,永不听用了对,二是,这个经济和社会制度允不允许你有做事的机会。现行的这个经济和社会制度下,很多问题出在个人的思维和方式。但在那个汉昭帝那个时代,他们在谈论的是制度层面的东西。个人再努力,制度有问题,白搭!不信,问问五六十年代出生那批长辈就知道了。

  (4)“高帝禁商贾不得仕宦”:汉武帝时期,禁止商人从政做官!这个传统其实延绵中国传统近千年。商人的核心价值逻辑是:让自己利益最大化!这样的人,往好了说是讲实际,往坏了说是自私。讲实际是从政的基本素养(当然我们现行体制里有很多务虚的人,所以,那些是应该被剔除出廉洁实干的政治队伍的),而“自私”这一点是致命的,因为这一点自私,商人是没办法兼顾天下和苍生的,看看特朗普把“自私”发挥的淋漓尽致就知道了,一个商人去做官,能做得多可怕!这个角度看,开句玩笑:汉武帝是很有远见的,说他都能看到特朗普做不了好官,一点也不过分。

  (5)“古者之赋税于民也,因其所工,不求所拙”:向民间征税,要根据他们擅长的产品去征收,而不强征他们不擅长的产品。重地的重地,造家具的造家具,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产品,征收的税负也不同。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的发展产业,这个思想非常先进也非常现代。我们知道孔子讲“因材施教”,在经济领域里,能做到不同产业不同征收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吐槽一辆进口豪华车(迈巴赫,宾利之类),税都赶上车价了,国外买100万,国内都200多万去了。其实,这有什么好吐槽呢,买这个车的人,价格敏感度低根本不会区分100万和200万有多大不同,该买还是买。而中低端车型,十几万落地,含万把块的税,都足以造成价格敏感产生购买顾虑。不同层次,不同需求,不同产品,本就应该有不同征税。这样,生产者才能专注生产好自己的东西,在自己的产业里聚焦发展。往细小的微观层面讲:每个人都做他自己擅长的事且把它做好,才是一个良性社会该有的风貌。



  8. 好了,第一篇《本议第一》,就先聊这么多。以上均为可鄙自己的一点思考,欢迎指正和探讨。


  


  《盐铁论》力耕第二

  “丰年,储积以备乏绝;凶年,则行币物;流有余而调不足也”:国家政府的角色就是: 好的年头,有盈余,就做储备;坏的年头,就可以利用金融政策及储备物资调配有余,补给不足。这不光是一个国家政府层面该做的事,也是每个人该有的一个基本生活规划观。赚多点的时候就多做点积蓄,以便在行情不好时可以应付。口有余粮,适当积蓄,未雨绸缪这些都是中国的一个传统观念。非常有别于西方的及时享乐的观念。

  “管仲以权谲霸”:御史大夫桑弘羊认为管仲都是以权术欺诈来帮齐桓公称霸。这个跟孔子的观点非常不同。儒家一般都是推崇正人君子治国,所以管仲是正直之流。但桑弘羊的观点其实更接近实际,能在乱世中上位的人,必然是深谙权术的。你不比他人狠,是没有机会竞争上位的。这里也可以看出来知识份子总是倾向相信他们自己相信的一套。而实干的人,才深知上位就要靠“欺诈”。那句话怎么说的:能上位的都是“混蛋”!

  “夫上好珍怪,则淫服下流”:上面的人(领导)喜欢奇珍异宝的怪东西,下面的人追求也好不到哪去。因为下面的人9.7盘面解读总是想法揣摩上面人的所好。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揣摩上意”的官场传统,领导的喜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下面人的工作和行为作风。所以很多地方一把手的审美和兴趣爱好直接影响着地方审美和人文环境构建。要想一切正常,就需要上面的人也要正常。上面的人做好的表率,价值观念正,下面的人才会收敛,不敢造作。这个官场文化不改,中国离现代政治文明就还是很遥远。人治与法治之间就隔着这层藩篱。

  “上士取诸人,中士劳其形”:聪明的人会利用他人谋利。而中庸之人靠自己的劳动来谋利。人的劳动产能是一定的,只能靠自己劳动去换取财富的人,是最低级的一种打工人。而做老板的,往往自己不做事,而是指挥协调他人为他做事。你手里有五个人为你做事,就赚到你一个人亲力亲为的五倍甚至五十倍的利润。所以,会赚钱的人,往往是会利用他人的人。如果你每天都工作的很累,你就要思考一下了,你到底有没有借用他人的力。会借力的人,自然可以自己不那么累,多一点时间去谋划布局。

  “商贾之富,或累万金,追利乘羡之所致也”:大夫桑弘羊认为商人就是靠追求利润,积累盈余来致富的,而不是靠种田。从这里看出,其实在那个以第一产业(农林牧渔)为主的时代,商人更近于后世的二三产业。农业为根本的时代,第一产业当然重要。但天下不可能都是农民,必然有商人的出现。这种原始的对利润的追逐,形成了一种新我喜欢薅一只股,君正集团的商人阶级,他们是能够创造财富的,也正是由于他们创造了财富,才给国家带来了更多的财政税收途径。政府需要钱,就有必要给社会创造更多的“开源”的途径,让更多人有更多方法赚钱。而不是守着一个第一产业裹足不前。否则哪有今天的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这里也看出,御史大夫桑弘羊看到了很多社会财富创造的本质,跟知识分子的保守守旧有很大的不同。

  《力耕第二》主要探讨了农耕这个根本产业的重要性,大夫并没有否认其重要性,也没有阻碍农耕,只是在这个基本产业的基础上,应该进一步鼓励商业的发展。而文学,贤良认为鼓励商业就会抑制农耕,显然这个思路是很狭隘且偏颇的。

  最后一段里,文学,贤良认为因为有洪水才有大禹治水的丰功伟绩,因为商纣王暴虐才有孟津之谋。天下纷乱,才有积累盈余的富裕。这个观点在现在看来是非常幼稚的,辩论也是苍白无力的。这个逻辑认为“一切好都是出于前面不好的条件”。似乎好是不能孕育好的,只有坏才能催生好。如果有人说,这个学霸的出现,是因为班上都是学渣,你会作何想?现实反而是,学霸如云的气氛才催生更多的学霸,良性竞争的社会,才催生更多伟大的公司。人要想好,是要在良性的,好的环境中去成长和改变的,通俗地讲,叫跟优秀的人在一起才更可能变”行者道:“不须虑,等我去请菩萨来得优秀,但问题是,优秀的人凭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呢?这就回到上次说的本质问题:人还是要不断地自我提升啊。在恶劣环境下脱颖而出并成才,难道你要感谢环境的恶劣么?要知道,很多五六线小城里的青少年,是多么难出头。你去采访一下他们,他们对这样的环境会感激么?有想法和认知的人,只是想快点脱离它而已,越早越好!


  

      指标学习---实战技术与运用。”老怪道:“那里得个假人头?”先锋道:“等我做一个儿看。聊聊这个涨停的公司。我们赶起些,那里借宿去。沉住气,管住手!。登山每与青云合,啸月浑如白雪匀。”因又看宝琴的是《西江月》:  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  月梅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  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众人都笑说:“到底是他的声调壮。`几处'`谁家'两句最妙。"宝钗笑道:“终不免过于丧败。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所以我诌了一首来,未必合你们的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